Ach小說 >  沈安和的身份 >   第695章 斷路

-

用火造門,造一條可以讓百姓逃出生天的門!

錢鎮撫使黑沉的麵容掃過身下這片城池,這一刻,他內心說不出什麼感覺,隻是又鈍又疼,

胸口像是被堵著一塊大石頭,壓得他要喘不過氣來。

一股淩厲的刀鋒突然從側麵倏然而至,錢鎮撫使心中駭然,經驗告訴他這一刀他怕是躲不過了。而後便聽“噗”地一聲,是利器入肉的聲音。

錢鎮撫使幾乎是下意識閉上了眼睛,然而預想中的疼痛並冇有發生,他猛地睜眼,便見那個嬌弱的沈夫人,盛大夫,正眉目冷峻地持著長刀,一刀將那想要偷襲自己的韃靼兵斬成兩半,氣勢尤為駭然!

那一刻,錢鎮撫使不自覺地嚥了口唾沫,想要伸手去摸自己脖子。

“唰”,長刀抽出,盛兮抬頭看向錢鎮撫使。

錢鎮撫使被這一眼看得打了突。

“大人!”盛兮突然間開口。

錢鎮撫使脊背一凜,猛地應道:“在!呃,咳咳,那個,夫人……”

“大人,城門要破了!”盛兮冷聲道。

錢鎮撫使聞言一激靈,耳邊驟然傳來城門被重物猛烈撞擊的聲音,似乎下一刻便要崩塌。而等他再看城樓,卻發現上來的韃靼兵竟是比之前更多了!

該死!

錢鎮撫使內心狠狠咒罵一聲,下一刻,再不多想,直接衝著旁邊一人喊道:“王曉,帶上一百人,跟著沈夫人走!”

“什麼?”那王曉本正殺得正酣,冷不丁聽到這任務下

意識反駁,“大人,現在……”

“快去!聽沈夫人的話!沈夫人是要救百姓!”錢鎮撫使道。

“是!”一句話,令王曉直接閉嘴,隨即開始喊人。

而錢鎮撫使則回頭對盛兮鄭重道:“夫人,那道門……就靠夫人了!”

“嗯,我會儘快完成!”盛兮點頭迴應,頓了一下她又說,“還希望大人能再堅持一下!”

錢鎮撫使用力咬了咬牙,忽然目光狠戾地盯向那些不斷地從雲梯上下來的韃靼兵,道:“放心,錢某定不讓他們下城樓一步!”

盛兮輕點下巴,下一瞬,直接喊了阿幸幾人,率先下了城樓。而王曉亦帶著一百人跟緊著他們下去。

這一百多人一離開,城樓上的壓力瞬間增加數倍。但錢鎮撫使卻絲毫不退半步,更是凶狠地咬著牙吼道:“兒郎們!給老子砍死這些狗孃養的!殺啊!”

“殺啊!”將士們齊齊應是,一時間殺聲震天。

而盛兮等人下樓後直接分派了幾撥人,有人負責拆房子、搬傢俱,有人則負責尋找桐油。

王曉在明白盛兮意思後,心中閃過不捨,因為這片區域裡,他家就在這裡。若是燒了,那他從此就冇家了。可眼下,他唯有撇開那不捨,甚至帶著人拆的第一戶人家便是他自己的家。

此刻他尚能看到那些正在逃命的百姓,他們走得踉踉蹌蹌,跌跌撞撞,有老者更是步履蹣跚,掙紮著向前。

這些人中,有他的親戚、

朋友,有許許多多他認識的人。而從城門樓上下來的他無比清楚,這城門他們是守不住了,對方人太多,他們又毫無準備。力量如此懸殊,對方一旦攻進來,他們根本就冇有保護百姓的能力。

隻有斷路!

也唯有斷了這條路!

王曉嘶吼著帶著人將主路上的房子強行拆掉,而盛兮則帶著一撥人,將與那城門正對立的一個牌坊用繩子生生拽倒。

伴隨著一聲“轟隆”巨響,前方奔命的百姓們聽到動靜紛紛回頭,便見那原本有著美好象征與寓意的牌坊不知何故冇了蹤影,唯有漫天的塵土彰示著它曾經佇立過在那裡。

無聲的歎息與哭泣於百姓們心中跌宕而起,令原本紛亂的逃難隊伍,再次增添一層濃重感傷。

“姑娘!油找來了!”阿幸帶著幾個當地士兵,很快便從一個專門榨油的作坊裡找來不少油。

盛兮當機立斷,直接道:“潑!”

“是!”眾人應是,下一瞬,那明晃晃的各類油便潑向了那些被他們親手毀掉的斷壁殘垣。

有士兵在這一刻悄悄落了淚,因為他無比清楚,這油潑下去後便宣告了他們終成敗軍。

不甘哪!真的不甘!

城門樓上的打鬥聲始終未斷,盛兮在確認三條道路全部被堵後,直接下令說:“上城門!接人!”

“是!”此刻,憋了一腔怒火的將士們幾乎是嘶吼著迴應,長刀高高揚起,隻想著乾脆同那些北韃子同歸於儘。

然而下一刻他們便聽到盛兮再次喊道:“速戰速決!莫要留戀!”

眾人前進的步子猛然一滯,紛紛回頭。

盛兮卻道:“保護有生力量!後麵百姓需要你們!至於報仇,有的是機會!”

這一瞬,眾人啞了聲嗓,喉嚨裡像是堵了一層苦澀的黃連,在盛兮的目光掃過來之際,他們紛紛低頭,重重握緊了雙拳。

“走吧!活著回來!”盛兮道。

說完,她不再看那些將士,竟是第一個朝城門跑了過去。

“跟上姑娘!快!”阿幸當即喊道。

眾人終於回神,看著那道比他們明顯瘦弱太多的背影,壓著那從未有過的感慨,紛紛跟上。

而此時,城樓上的情形已然不能用慘烈來形容,所有還活著的黎國將士此刻全部堵在了樓梯之處,他們用自己的身體擋住對方去路,他們一刀又一刀地,拚命地揮砍著,試圖將那些韃靼兵趕走驅離。

然而對方的人實在太多了,而他們每個人都幾乎是以一敵十,力氣幾乎耗儘,每揮砍的一刀,都是靠著本能,機械又麻木。

錢鎮撫使手臂和胸口中了幾刀,他明顯感受自己體內的血液正在快速地流失,眼睛要花了,耳朵要聾了,似乎下一秒就能歸天。

然而他卻強撐著不讓自己倒下,他已經愧對了身後這萬千百姓,他唯有用自己這條命幫他們爭取那一線生機。隻是可惜了他身旁的這些兒郎們,他們還年輕,他們亟待成才

卻在此刻不得不跟他一起,要共赴這黃泉路。

一把長矛突然刺了過來,直衝他胸口,錢鎮撫使想回擋,可惜他已經抬不起胳膊。旁邊的一個小士兵見狀想要替他擋這一槍,卻被他一巴掌呼啦走。

槍風逼近,錢鎮撫使不甘地閉了下眼,再睜開時,他聽到了長槍入體的刺穿之音。-